位置:首页 > 食不厌精 >

经销商石磊:我封存的5万瓶酒鬼酒里有没有甜蜜素,谁来回答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20-01-01 06

      受原经销商的实名举报,作为湖南湘西唯一一家在主板上市的企业酒鬼酒正在经历质量危机。
  12月17日,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:酒鬼酒供销公司)“54度500ml老酒鬼酒”总代理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,称其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老酒鬼酒,被检出添加了“甜蜜素”,不敢流向市场,但酒鬼酒又不肯赔偿损失。
  次后,石磊向湘西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。
  12月22日,酒鬼酒公告称,石磊手中的“54度500ml老酒鬼酒”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。
 № 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号:shangyounews)记者获得的酒鬼酒出厂检验报告显示,“54度500ml老酒鬼酒”未对甜蜜素一项进行检测。不过,52度500ml内参酒、52度500ml红坛酒鬼酒(高度柔和)两款√产品的检验报告中,甜蜜素又成为了检验项目之一。
  “检验项目具有随意性,怎么保证产品出厂时就是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⌒准呢?”石磊说。|︴()〔〕
  


  ☼▲2012年,酒鬼酒公司向经Е销商石磊提供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。受访者供图
 ┏ 酒鬼酒抽检项目不一致
  石磊是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简称:来今μ雨轩公司)法定代表人。2012年4月19日,来今雨轩公司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“54度500ml老酒鬼酒”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。
  石磊向上游新闻记者出示了3份检验报告,其中一份由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签发,并由≤长沙市公证处对该份报告进行全程公证。结果显示,3份检测报告均含有环己基氨基磺酸钠,俗称甜蜜素。
  2019年8月15日,来今雨轩公司作为委托单位,将仓库╟中封存的“54度500ml老酒鬼酒”送样至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。8月29日,该中心签发的检验报告结果显示,环己基氨基磺酸钠(俗称甜蜜素╦╧)测定值为0.344mg/kg。
 Ц 根据《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》(GB2760—2007εїз)、《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(GB2760-2011)、《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(GB2760—2014),均发现对甜蜜素的使用范围为蜜饯凉果、面包等,酒类食品分类ì号仅可用于配制酒,最大使用量均为0.65g/kg,白酒并不在甜蜜素的使用范围〓。
  12月22日,酒鬼酒发布的澄清公告称:经查证,本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,也从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。石磊手中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产品于2012年生产,为独家定制产品,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。
  “既然产品合规,为何又会出现甜蜜素呢?”石磊说,这和酒鬼酒出厂时委托检验项目标准不一致有关。
  上游新闻记者获取了4份酒鬼酒产品出厂检验报告,包η括52度500ml内参、52度500ml精品、52度500ml红坛(高度柔和)和54度500ぷml老酒鬼酒,前述三款为酒鬼酒公司的主打产品。
  4份检验报告检验情况为,生产日期为2018年10月31日的52度500ml精品酒鬼酒,检验项目包括酒精度等10项,不含甜蜜素;生产日期为2019年11月8日的52度500ml红坛∝(高度柔和)酒鬼酒,检验项目包含DNOP等20项,包含甜蜜素;生产日期为2019年11月8日的52度500ml内参酒,亦检验项目共有20项,甜蜜素在列。
  石磊手中的生产日期为2012年9月3日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验报告中的检验项目仅有10项,不含甜蜜素。记者发现,各检验报告的检验依据也有差异,生产日期越往后,其检验⿶依据标准越多。
  石☆磊介绍,酒鬼酒产品出厂的流程是,由酒鬼酒作为委托单位指定Δ检验项目,检验单位对指定项目进行检验后出具报告。出厂时,酒鬼酒将该份报告交给经销商,经销商也会将这份检验报告向Ↄ下级代理商ц等出示,作为产品合格依据г。
  “我封存的酒,你甜蜜素都没检验,怎么∏成了合规了Ⅸ?”石磊说。
  就酒鬼酒出厂产品检验项目标准不一致的问题,记者致电酒鬼酒公司董事会秘书李文生,对方未接听,去短信亦未回复。
  多次申请检验甜蜜素被拒
  在实名举报材料中,石磊请求湘西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工作人员,对其库房中的几万瓶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检≈验。
  据澎湃新闻报道,湖南∪省市场监管局责成湘西州市场监管局对经销商举报的2012年〥54度500ml老酒鬼酒相关产品严∧加管控,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法院的判决依法处置。
  Ψ这并不是石磊第一次请求司法行政机关对其封∈存的老酒鬼酒是否存在甜蜜素进行鉴定。
ф
  2017年4月,来今雨轩公司向湘西州中院提起诉讼,其诉讼请求是,有经销商反映54度҉500ml₪큐老酒鬼酒存在质量问题,并要求退货。酒鬼酒供销公司供应的产品质量不合格,根据合∫同约定,酒鬼酒公司应当承担相应违约责任。
  石磊解释,上述质量问题就是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含有甜蜜素。
  2019年4月8日,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Э认定,来今雨轩公司提交的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2016年8月3日《检К验报告》及国锦(上海)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16日《检验报告》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,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,不予采信。
  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中院判决,酒鬼酒供销公司收Ⅴ到来今雨轩公司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,并驳回来今雨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。
  2019年4月,石磊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,二审过程中,石磊公◎司提出,其提交的检测报告足以证明,酒鬼酒供销公司交付给来〆今雨轩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,属于不安全食品,并≌向法院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。
  针对石磊公司的鉴定申请,湖南省高院认为,来今雨轩公司申请对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鉴定,“但来今雨轩公司已就该部分产品提出退货,酒鬼酒┒公司也已同意退货,鉴定已无必要,故对其●鉴定申请不予准许。”
  对于来今雨轩公司主张的预期利益损失,湖南省高院未予支持。2019年10月25日,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,维持原判。
  “我能有什么办法呢?打官司,法院不对是否添加甜蜜素进行鉴定,市场监督管理局说按法院判⿳决处置。到底能不能正面回答,我封≮≯存在库的几万瓶酒里有没有甜蜜素?”石磊很无奈地说。